有詩友提到:是否在詩詞作品的選擇時,就採取"挑出那些描寫現代生活的詩詞."我並不十分同意.因為,任何時代都有林黛玉劉姥姥,誰代表這個時代?

其實說詩詞改革,首先,要有一群人,他能寫出新時代的詩詞,來帶動整個時代的風氣.各位該想到北宋時的歐陽修,他就是對北宋初年的文風不滿,等到他當主考官時,他就提拔了後來的幾位才子.如今,你要將詩詞生活化,你也要找到歐陽修三蘇王安石,和曾鞏,才能繼承韓愈柳宗元的古文運動.所以教學變得很重要.

台灣在日據時代,為了延續中國傳統文化,各地詩社紛紛成立,後來統計共有兩百多個,而我自己的姨媽,就是其中一間詩社裡的社員,她在台灣光復後,擔任高中國文老師的工作.台灣光復後,隨著農業社會走向工商業社會.詩社衰微了.就在這時候,一些事業有成的人,為了延續先人的工作,他們購買讀書聚會的教室,將詩社振興起來,等到舉辦律詩社課競賽時,社員提出看法:希望請教授來擔任評審,並講評.他們馬上找教授來上課,來出作業,來參加評審的工作.這麼多的付出,為的就是"讀書是人生最快樂的一件事."

所以,在台灣,參加詩社的目的是學習.你,每星期抽出時間來上課,每個月要交詩詞作業,每一季都會有律詩社課的競賽,到了寒暑假,更有作業.這樣的生活,讓你感覺很充實.尤其是,你的詩詞都經過老師看過,講評過,讓你越來越進步.所以,許多社員,就會自己辦聚會,聚餐,來切蹉詩詞.

說到詩詞寫作,首先,就是先寫出一篇感人的文章,再將他改變成詩詞.而詩詞有它的填寫方法,一首好詩,或是一闋好詞,就像一部藝術電影.藝術電影,它習慣用蒙太奇的方式,來描寫.

*蒙太奇:電影創作的主要敘述手段和表現手段之一,相對於長鏡頭電影表達方法。即將一系列在不同地點,從不同距離和角度,以不同方法拍攝的鏡頭,從廣泛的意義上來說,蒙太奇就是編輯(Editting),意思就是把一些被攝影下來的鏡頭編輯成一部電影情節,刻畫人物。憑借蒙太奇的作用,電影享有了時空上的極大自由,甚至可以構成與實際生活中的時間空間並不一致的電影時間和電影空間。

我將詩詞,和元曲分開,如果,你看過藝術電影,就懂了.

王國維認為:詞至李後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變伶工之詞,而為士大夫之詞.不過,這個轉變,是在他亡國後,作品上的改變,而言.

其實,你看他的前期作品,還是能夠看出詩詞和元曲的不同.

李煜   菩薩蠻 其一
花明月暗籠輕霧,今宵好向郎邊去。剗韤步香階,手提金縷鞋。
畫堂南畔見,一晌偎人顫。好爲出來難,教君恣意憐。

李煜   一斛珠
晚妝初過,沈檀輕注些兒箇,向人微露丁香顆。一曲清歌,暫引櫻桃破。
羅袖裛殘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繡牀斜憑嬌無那。爛嚼紅茸,笑向檀郎唾。

清·李漁《唐窺詞管見》"李後主〈一斛珠〉之結句云:「繡牀斜倚嬌無那。爛嚼紅絨,笑向檀郎唾。」此詞亦為人所競賞。予曰,此娼婦倚門腔,梨園獻醜態也。嚼紅絨以唾郎,與倚市門而大嚼,唾棗核瓜子以調路人者,其間不能以寸。優人演劇,每作此狀,以發笑端,是深知其醜,而故意為之者也。不料填詞之家,竟以此事謗美人,而後之讀詞者,又止重情趣,不問妍媸,復相傳為韻事,謬乎不謬乎。無論情節難堪,即就字句之淺者論之,爛嚼打人諸腔口,幾於俗殺,豈雅人詞內所宜。 "

從上面的評論,你可以看出:在清朝,對詞的內容,還是非常的保守.將這闋詞裡的,少女的那種嬌態,拿來和金瓶梅裡的酒店娼妓畫上等號.其實,這才是今天在填詞時,心態上要稍作修正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ulian2021port 的頭像
julian2021port

julian2021port的部落格

julian2021po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