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醒白樓   落芳華  新韻一麻
重陽即至落芳華,恰似孤松掛陡崖。裊裊炊煙眼畔過,粼粼河水足邊察。
朝暉沐浴強筋骨,睌映濁塵伴紫霞。寒露襲來迎傲笑,嚴冬再歷更催芽。

這首詩的最大問題,恐怕就是:作者本來要用松來自比,但是,整首詩看來,都是詠松.如果,將題目和裡面的句子稍微改動,恐怕就完美了.

詠松  新韻一麻
重陽即至落芳華,鶴立孤松掛陡崖。裊裊炊煙眼畔過,粼粼河水足邊察。
晨舒筋骨招微曙,睌映濁塵伴紫霞。寒露襲來迎傲笑,嚴冬再歷更催芽。

(重陽即至落芳華,鶴立孤松掛陡崖。)

我是一棵孤獨直立,生長在陡崖邊的松樹,又到了重陽節,我的年華更加的衰老了.

*:衰敗.

(裊裊炊煙眼畔過,粼粼河水足邊察。)

我仔細的觀察,那從我的眼邊經過,纖長柔美的炊煙,和從我的山腳下流過,的清澈的河水.

*:邊.

*:細緻深刻的觀察.

(晨舒筋骨招微曙,睌映濁塵伴紫霞。)

我每天抖動我那強健的體魄,來迎接清晨的暉光,和伴著濁塵的霞光.

(寒露襲來迎傲笑,嚴冬再歷更催芽。)

我高傲的迎接深秋的寒涼露水,而緊接而來,新一年的嚴寒冬天,更催促我發出新的嫩芽.

相關圖片

我們來看:這是一位中國大陸的詩友讀者,如何解說這首詩的.

夢醒白樓   落芳華  新韻一麻
重陽即至落芳華,恰似孤松掛陡崖。裊裊炊煙眼畔過,粼粼河水足邊察。
朝暉沐浴強筋骨,睌映濁塵伴紫霞。寒露襲來迎傲笑,嚴冬再歷更催芽。

(重陽即至落芳華,恰似孤松掛陡崖。)

重陽即止落芳華”,“重陽”,九月九,簡稱九九,諧音“久久”,寓意“長長久久”;又因是日陽和月陽相合,稱為“重陽”,日月之陽(光)相合,則為明,暗寓一片光明;即止,即將到來;這句的意思是說在這美好的年華里衰敗是意味著那長長久久的一片光明即將要到來了。

恰似孤松掛陡崖”,“掛”:借助於繩子、鉤子、釘子等使物體附著於某處的一點,即懸而未決;擱置;“陡崖”也稱斷崖.近於垂直的山體。這句的意思是那有衰敗之色的“芳華”之物此時彷彿一棵孤獨的松樹懸掛在陡峭的懸崖上。這一句化用李白《蜀道難》中“枯松倒掛倚絕壁”之意,但作者把那沒有生命跡象的“枯”字改成了“孤”,代指孤獨,把“絕壁”改為了“陡崖”,取其意境而摒棄之絕望;而“松”,松樹生於懸崖峭壁,成長於懸崖峭壁,萬古長青。我們常以“南山不老松”代指高壽之意,由此可以推斷作者的“芳華”,暗喻“中華”。況且松樹又像徵著堅強不屈的精神。這一句的“掛”與第一句的“落”兩相呼應,又相互對峙。 “落”,落下殘敗之葉或者花瓣,代指腐敗之色浮華一時但終究敗亡。 “掛”,而中國始終都如一棵凌空高掛於陡崖之上的松樹,讓世人仰視,它之所以能高掛於陡崖之上,正是因為它萬古長青的偉大生命力。 “陡崖”,以地勢之凶險代指形勢的嚴峻。這句以鬆樹萬古長青的生命暗寓“中華”本就生於懸崖長於懸崖的絕壁之上,但卻永遠頑強不屈的偉大形像以及永葆青春的崇高向上精神之力量;

(裊裊炊煙眼畔過,粼粼河水足邊察。)

裊裊炊煙眼畔過”,“裊裊”,形容輕煙徐徐迴旋上升,隨風而逝的景象。 “炊煙”,人們做飯時特有的煙。 “畔”,田裡的地界,“眼畔”,眼裡的界限。不是說“民以食為天”嗎?那麼吃飯便是人活著的頭等大事,可就是這樣的大事也在眼界中已成為過去隨風而散,即不再那麼重要了。意為看開了,看的更廣闊了。這句的意思是中國祇追求吃飽飯的小康生活之時代已經成為過去了,現在所追求的將是更加廣闊更加高遠闊廣的天地。

粼粼河水足邊察”,“粼粼河水”,形容水流清澈、閃亮的樣子,此處化用《魏風•伐檀》中“河水清且漣漪”“河水清且直猗”“河水清且淪猗”之意。 “足邊察”,“足邊”,即腳邊;察,本意是仔細看,調查研究、細緻深刻地觀看。這句以化用的手法表是對那些不勞而獲的貪官們已經在做細緻而深刻的調查,也準備隨時將它踩在腳下,讓它永世不得翻身。

(朝暉沐浴強筋骨,睌映濁塵伴紫霞。)

朝暉沐浴強筋骨”,“朝暉”,早晨的太陽。不是有首歌叫《東方紅》麼?這裡應該是取意這首歌之意。沐浴,“洗澡”,比喻受潤澤在某種環境中,“筋骨”,筋肉和骨頭,也指體格。這句的意思指新中國是沐浴著《東方紅》光輝成長了一身強勁的體格。

睌映濁塵伴紫霞”,“映”,照射、反照、因光線照射而顯出物體的形狀;“晚映”,晚照;此處取意杜牧《江南春》中“千里形體綠映紅”中“映”之映照之意;“濁塵”,污濁的凡塵。 “伴”,相伴;“紫霞”,紫色雲霞,代指紫色的光,紫色光能將不可見之光轉化為可見光,即讓見不得人的光無處遁形。這句的意思是,晚暮光照下的污塵正在伴隨的強大的紫外線下顯出了真實的影像,這也正是“足邊察”的最終結果。  

(寒露襲來迎傲笑,嚴冬再歷更催芽。)

 “寒露襲來迎傲笑” ,“寒露”,秋季的第五個節氣,在重陽節之前;“襲來”,很有氣勢地衝過來,意為攻擊。 “傲笑”,凜然不懼的笑。意思是對這氣勢洶洶襲來的寒露“落芳華”的中華定以傲然不懼的笑來迎接。

嚴冬再歷更催芽”,“嚴冬”,極為寒冷的冬天;冬天也是孕育夢想的最佳季節;“更”,更加;“催芽”,採取措施讓種子或者樹木提前發芽。作者的意思是再經過一個孕育夢想的極其寒冷的冬季將會催生更多的新芽。新芽,代表蓬勃向上的力量和欣欣向榮的生機,有新芽自然會開花,以此暗寓我們的未來將是一幅鮮花盛開的大好景象,這也是我們偉大的中國夢!

作者的這首詩,以現實的景物為載體,採用暗喻的手法將中華民族發展的歷史揉和其中,歌頌了中華民族堅強不屈永遠向上的奮鬥精神,不僅對其不同尋常的誕生成長以及當前形勢的剖析,並對懲治當前的腐敗現像有著必勝的信念,從而對未來偉大的中國夢憧憬了一幅鮮花盛開的美好景象。我讚賞這首詩,不僅僅是讚賞作者託物言志抒情手法之高超,化用詩句之無痕,更讚賞其能將新中國的過去現在將來濃縮其中,這首乃是藉物喻史之詩作中少見的佳作。

這是中國的詩人的詩評

*落芳華指人生的話,為什麼重陽至就落呢,難道重陽至特然變老?再看下去,又扯到中國夢上面去?這也太扯了吧?

*魯迅還說過“遠看是條狗近看郭沫若”呢。文學批評總比文學吹捧好。有爭這些閒氣的功夫不如讀幾首好詩。好詩讀的多了,您就能一眼看出您評的那首詩有多劣,水道自然渠成,瓜熟才能蒂落,現在多說無益。說實話,“老幹體”已經是對它非常委婉的評價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ulian2021port 的頭像
julian2021port

julian2021port的部落格

julian2021po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