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這陣子的許多作品讓我有這樣的感覺:詩詞要寫情,寫景,最後情景交融.目前看過去的詩,好像都是翻歷史書,和拍照片.

寫詩,或是填詞時,你如果只是寫景,這種詩詞,無論是任何題材都沒有意義,許多人寫長江,黃河,,只是,你寫出來的詩,就是讓觀者來:檢視敘述是否正確.是否在律詩的文法結構上沒有問題.是否掉書袋,同時,用典是否為俗典.

其實,這種題目,就是要"大題小作",和"小題大作".

說到大題小作,就拿毛主席寫的這首登廬山詩.我之前已經寫過評論.(欣賞毛澤東登廬山詩 2017-11-03).

近現代·毛澤東 登廬山
序:一九五九年六月二十九日登廬山,望鄱陽湖,揚子江。千巒競秀,萬壑爭流,紅日方升,成詩八句。
一山飛峙大江邊,躍上蔥蘢四百旋。冷眼向洋看世界,熱風吹雨灑江天。
雲橫九派浮黃鶴,浪下三吳起白煙。陶令不知何處去,桃花源裡可耕田?

說到小題大作,你可以就一個小部分來發表議論,如杜甫的曲江二首.

曲江:河名,在陝西西安市東南郊,唐朝時候是遊賞的好地方。

唐·杜甫   曲江二首 其一
一片花飛減卻春,風飄萬點正愁人。且看欲盡花經眼,莫厭傷多酒入脣。
江上小堂巢翡翠,花邊高塚臥麒麟。細推物理須行樂,何用浮名絆此身。

唐·杜甫  曲江二首 其二
朝回日日典春衣,每日江頭盡醉歸。酒債尋常行處有,人生七十古來稀。
穿花蛺蝶深深見,點水蜻蜓款款飛。傳語風光共流轉,暫時相賞莫相違。

再說寫詩填詞,寫情很重要,尤其是要能夠給後世的人一種啟發和感動.你看杜甫的詩詞裡面,就有很多對人文社會的關懷.所以,被尊為社會詩人.如他寫的詩

唐·杜甫 茅屋爲秋風所破歌
八月秋高風怒號,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飛度江灑江郊,高者掛罥長林梢,
下者飄轉沈塘坳。南邨羣童欺我老無力,忍能對面爲盜賊。公然抱茅入竹去,
脣焦口燥呼不得,歸來倚杖自歎息。俄頃風定雲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
布衾多年冷似鐵,驕兒惡臥踏裏裂。牀頭屋漏無乾處,雨腳如麻未斷絕。
自經喪亂少睡眠,長夜霑濕何由徹。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
風雨不動安如山。嗚呼!何時眼前突兀見此屋,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

整首詩,如果只有前的"南邨羣童欺我老無力,忍能對面爲盜賊。公然抱茅入竹去,
脣焦口燥呼不得,歸來倚杖自歎息。
"就沒有意義了.

但是,後面的"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
風雨不動安如山。嗚呼!何時眼前突兀見此屋,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
"讓它流傳千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ulian2021port 的頭像
julian2021port

julian2021port的部落格

julian2021po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