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這陣子的許多作品讓我有這樣的感覺:詩詞要寫情,寫景,最後情景交融.目前看過去的詩,好像都是翻歷史書,和拍照片.

寫詩,或是填詞時,你如果只是寫景,這種詩詞,無論是任何題材都沒有意義,許多人寫長江,黃河,,只是,你寫出來的詩,就是讓觀者來:檢視敘述是否正確.是否在律詩的文法結構上沒有問題.是否掉書袋,同時,用典是否為俗典.

julian2021po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